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催眠社

催眠社

什幺?催眠社要解散?」我大吃一惊,不由得提高了音量。「久保学长,
什幺你突然决定解散呢?」

「香奈美同学,妳问我为什幺,我也不知道该怎幺说才好。」久保学长一脸坚
决的样子,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怎幺会?……我们才不是成立一个月左右而已吗?」我不由得心急起来。

「那是因为我要退出催眠社的关係。」久保学长他两手盘在胸前,别过了头。
「反正这个社团只有两个人,我退出就等于是解散了。」

「为什幺你要退出呢?久保学长你这幺热爱催眠术,怎幺会突然要退出?」我
两手握拳,觉得很惊讶。「到底为什幺呢?」

「我已经下定决心,要放弃催眠术了。」学长一脸又痛苦又生气的样子,举起
手。「因为我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成功的催眠过一次呀!」

「啊……可恶啊!这幺热爱催眠术的我,一直对香奈美同学施加催眠术,结果
每次都是自己反而被催眠。」学长愈说愈激动,搥起桌子来了。「我已经没有自信
能够继续待在催眠社了。」

「那……那是因为学长是容易被催眠的体质。」我苦笑着。「所以,总是学长
自己先被催眠。」

「学长,不要洩气啦!我们好好的努力,一定会成功的。」我连忙安慰学长。

「不……真的很抱歉,我的已经下了决定,就不会再改变。」学长摇了摇头。

「那幺反正是要结束了,让我们做最后一次催眠术的挑战好吗?」我举起一根
手指。「就一次?」

「好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喔。」学长答应了我的要求。「如果这一次不成
功,我就真的退出催眠社了。」

我心想,如果没有催眠社的话,我就没有理由跟学长在一起了。我绝对不能让
这种事发生,一定要想个办法。

******************

学长拿出了随身带着的怀錶,并慢慢摆动着。「来吧!好好的看着这个怀錶。
专心看着这个怀錶……」

对了,装做被催眠的样子来骗过学长,他就不会退出了。我真聪明,就这幺
办!

「妳感觉到自己很轻鬆,很舒服,慢慢的,妳会觉得眼皮愈来愈沉重……」

我装成被催眠的样子,把眼半闭了起来。

「现在,香奈美同学,妳现在是一只狗!妳现在是一只狗!」学长指着我。

「汪汪汪……汪汪汪……」我学着狗叫的声音。

「哦?难道真的有效?」学长一副惊讶的样子。「我的催眠术有效?成功了?
真的吗?」

我连忙蹲下身去,伸出舌头。「哈……哈……哈……」地吐着气,并在地上趴
着,又叫了几声。「汪汪汪……汪汪汪……」

「Yes!」学长高兴得一手握着拳头。「我终于成功了!从今天开始我是催
眠师了!」

看到学长那幺高兴样子,我觉得非常的惊讶。我还真的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为了
学长而装做被催眠的样子。虽然这样子很难为情,不过为了学长我做什幺都愿意。

「汪汪汪……汪汪汪……」我又叫了几声,唉……真是难为情呀。

「一直失败的人,会这样想应该也是正常的。不过我就是不太敢相信自己居然
成功了。」学长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如果有方法可以确认是不是成
功就好了。」

「香奈美同学,妳注意听喔,把衣服脱掉。」学长转身指着蹲在地上的我。

什幺?要把衣服脱掉?我有没有听错?

「狗怎幺可以穿衣服呢?如果妳真的是被我催眠的话,应该会把衣服脱掉
吧?」学长说得一副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怎幺办呢?真的要脱衣服吗?如果学长知道我是装成被催眠骗他,应该会很生
气而讨厌我吧?看来……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好吧!就脱了吧!

我下定决心,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就这样,我最不敢让学长看到的小
胸部露了出来。唉呀……人家的胸部太小了。还光着屁股趴在地上学狗爬。唉呀!
好丢脸啊!我突然发现到人家的屁股翘太高了,小穴穴一定被学长看得一清二楚了
啦!

「不会吧?」学长退后了几步。「竟然真的脱光了?」

天呀!我怎幺会做这种丢脸的事呀?以后要怎幺做人了?

「这幺说,香奈美同学真的是被我给催眠了。」学长得意的笑着说。「哈哈
哈……」

「不过……怎幺全身都脱了,只剩袜子跟鞋子没脱呢?」学长笑到一半,突然
发觉很奇怪的事。「奇怪呀?怎幺会这样?」

我心想,糟糕!没注意到鞋袜啊!我看着自己的确是漏掉没脱。我装成被催眠
的事会被发现吗?

我连忙「汪汪汪……汪汪汪……」地叫着,想掩饰过去。只见学长一副怀疑的
样子,怎幺办呢?

「再试看看好了,香奈美同学,尿尿给我看。」学长又用命令的口吻说着。
「如果妳是狗,妳应该会的。」

唉呀!怎幺办呢?居然要一个淑女在学长面前学狗尿尿,那多丢脸呀!

「如果香奈美同学没有被催眠,那幺她一定不会愿意这幺做的。」学长自言自
语着。「等一下就知道答案了。」

我听到他这样讲,心里直挣扎。如果不做的话,那不就表明自己是装的吗?好
吧!我豁出去了!为了我喜欢的久保学长,我什幺都愿意。如果能让学长有信心的
话……

于是,我红着脸,把一条腿抬起来。慢慢的把尿道放鬆,过了几秒,感觉一阵
微微抖动,之后就一条黄色的小水柱从我的小缝缝中喷了出来。

唉呀!好丢脸呀!我害羞得闭起了双眼,却听到那尿尿的水流声轻轻楚楚的传
了过来。呜呜呜……这时候学长一定是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我尿尿啦!学长能不能
不要看这幺仔细吗?

「这一次绝对是真的成功!」学长高兴地搥了一下左手掌。「看来我的催眠术
真的成功了。我实在太厉害了!」

太好了,总算骗过去了。这样我就可以跟学长继续一起在催眠社了。我鬆了一
口气,心里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被大家当做笨蛋的日子,在今天终于结束了。」学长兴奋地说道。「哼……
那些嘲笑我的人,你们好好的看着吧!」

看着学长这幺兴奋的样子,我不由得站了起来,却发现刚刚的尿有一点从小穴
的地方流到大腿了。正想要去擦的时候,学长突然说话了。

「唉呀……我忘了,香奈美同学,把妳的小穴打开,我来帮妳擦乾净。」

什幺?叫我把我的小穴扒开来?我连忙两手遮住私处,此时脖子与脸都觉得热
烘烘的,脸一定红了起来了。

「怎幺了?」学长看到我的样子觉得很奇怪。「催眠术应该还有效才对吧?」

我听到学长似乎又开始怀疑了,连忙红着脸伸出两手把我的小穴给扒开了。呜
呜呜……没想到我居然在学长面前做扒开小穴这幺丢脸的动作。

「唔?香奈美同学,妳的小穴还真是湿呀?刚刚有尿这幺多吗?」学长一边拿
着面纸擦着,一边说着。

唉呀……我的小穴被学长擦来擦去,兴奋起来了啦!

「等一下……如果这次催眠是成功的话,那幺……」学长一边擦我的小穴,似
乎又想到什幺事的样子。「香奈美同学,妳等我一下,先不要动喔!」他说完便转
身去他的书包里面东翻西找。而我也好奇的看着他,但是我的双手仍然维持扒开我
的小穴的姿势,深怕被他发现我是装的。

「这一次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的成功。」学长竟然从书包里面拿出一个相机。
「拍个记念照吧!」

天呀!我要哭了……

只见我两手把小穴扒开来,而让学长拿着相机对着我的小穴喀嚓喀嚓地拍了起
来。

为什幺?为什幺我要用这个姿势让学长拍呢?学长这样做,不太好吧?

「香奈美的小穴,看得好清楚喔!」学长一边拍着一边说。「还可以看到小穴
口微微地抖动着哩!」

「好了!」学长拿下了相机,舒了一口气。「把这个拿给大家看的话,大家就
会相信我会催眠术了。」

什幺?要拿给别人看,我不要呀!

可是,如果催眠社不会解散,那我也认了!我一定要能够确定能跟学长在一起
才行!

可是,学长看到了我的裸体,也看到了我的小穴,竟然不会有冲动?还只是在
旁边拍照而已。不会吧?难道我长得不够有魅力吗?或者学长根本就不喜欢我?

「可是,一想到我为了要证明自己会催眠术,竟然这样对待香奈美同学。」正
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学长一个人也在旁边自言自语不知说些什幺。「要不然,我
就趁这个机会,跟她发生关係好了。」

「不可以呀!不可以呀!」学长抓着头。「这幺做跟跟强姦没两样。」

我看着学长痛苦的抓着头的样子,觉得很奇怪。

「如果香奈美同学对我没有意思,那幺我对她这样做……」学长想了又想,终
于他回过头来,又拿着怀錶对着我。

「香……香奈美同学。」学长摇着怀錶。「请妳告诉我,妳现在喜欢的人是
谁?如果妳有喜欢的人,请告诉我是谁。」

「求求妳……告诉我吧!」

我听到学长的问题,不禁靠了过去,把学长的脖子抱住,便往他的嘴唇亲了下
去。

「学长……久保学长,我喜欢你。」

「香……香奈美同学。」学长听到了我的告白,非常的震惊。

「这是人家的初吻喔!学长你一定要负责任才行,要不然……」人家,人家都
这幺做了。

「既然香奈美喜欢我,那幺就没问题了。」学长鬆了一口气的样子。「那幺,
可不可以请妳躺在书桌上呢?」

于是我便坐在书桌上,慢慢的往后躺下,而学长也拉下了拉鍊,把他的肉棒掏
了出来。原来学长还是对我有意思的呀!人家还是有魅力的。

学长把我的两脚打开来,便用他硬硬的肉棒抵住了我的小穴。「香奈美同学,
我要进去啰!」我感觉到一个又硬又粗的东西,就这样一路滑了进来。顿时感觉到
一股撑得满满的感觉,又带着一丝丝的痛。可是,我不在乎那个痛,因为我跟学长
结合了。「啊……学长……」

「香奈美同学这里已经这幺湿了呀!没有前戏也能够这样插进去?」学长一边
缓缓着抽插着,让我感觉到学长的龟头在我小穴里面颳来颳去。

「那……那是因为……因为在学长面前做了很多丢脸的事情呀!」我一边喘着
气,一边断断续续地说话。

「香奈美同学……妳的小穴……好舒服呀!」学长一边抽插着,一边喘着气。
「又温热又湿滑……啊……我的肉棒……快要熔化了。」

学长愈动愈快,而我也抬起屁股迎向学长。「噗吱……噗吱……」学长的肉棒
与我的小穴发出了愈来愈大的声音。

「学长……肉棒……变得更粗更大了。」我一边迎向学长一边说着。而学长愈
来愈硬,让我感觉到小穴也愈来愈胀满。

「香奈美的小穴,也是好像突然变得好紧喔!」学长两手抓住了我的腰,便加
快的速度。「啾……啾……啾……」

「来吧!我要开始加快速度了,这个角度应该可以碰到G点吧?」学长两手把
我的腰抬高,这时便让我感觉更为深入。

「啊……好强烈的感觉呀!」我不由得叫了出来。

「真的这幺舒服吗?」学长一边动着,一边让我觉得全身麻了起来。「香奈美
淫蕩的样子,让我不敢相信这是妳的第一次。」

「那是……那是因为我一直都梦想着能跟学长髮生关係啊!」没想到,竟然会
有这一天的到来。我用手把小穴往旁边扒得更开,让学长能够更为深入。「学长…
请再激烈一点。」

「好吧!香奈美,抓住我的肩膀。我们来更激烈的。」

于是我抓住学长的肩膀,两手挂在学长脖子上,而学长两手便抓住我的屁股。
就这样把我抱了起来。而我就在半空中,让学长一下又一下的深深的插进了我的小
穴。而因为体重的关係,我与学长的贴合更紧密了。「啊……我……我要到了…」

「喔……」而学长也叫了出来,「我快要射精了。」

而就在我达到高潮时,感觉我全身都僵硬了起来,小腹不断的收缩着。而学长
也深深的刺入我的深处。「啊……啊……学长……」这时感觉小穴里面一股热流喷
了进来。

之后,我便全身无力的酥软了下来,学长把我放在地上,而我也只能恍恍惚惚
的趴在地上。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真是太糟了!我竟然射进去了。而且量好多。」学长摸着我的小穴流出来的
精液。「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年轻的本钱吧?」

「是的,这样应该不会有什幺问题了。」高潮刚退的我,迷迷糊糊的听到学长
在说话。「接下来,只要用催眠术把香奈美同学的记忆消除就安心了……」

什幺?消除记忆?难道我刚刚的告白是假的吗?这个可恶的学长!枉费人家少
女的纯纯的爱,竟然这样子对人家,太可恶了!

我听到学长话说完,连忙爬起来,看着摇着怀錶的学长,心中不由得火大了起
来。随手便抄起旁边的小凳子,往学长砸去。

「香……香奈美,住手……好痛呀!」

「学长!你这个大笨蛋!!」

「啊……」学长的惨叫声迴蕩在无人的催眠社社团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