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助教学姐

助教学姐

那是我大二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们全班和数学的助教陈玉珍一起到淡海的啤酒屋去庆祝。助教她因为是我们繫上学姐,毕业不到两年,马上就要到美国读硕士了,全班同学和她感情都一直很好,有点依依不捨,也顺便为她送行

老实说,陈玉珍助教是个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脸蛋、明亮的大眼,还有樱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纤细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生迷她,我也是其中之一。然而,她早已有男朋友了,是她大学期间的班对,现在正服役中,感情很好。

我们到系办接她时,发现她还特地上了点薄妆,原本白净的脸庞,更加妩媚动人,穿了一件丝质白色衬衫和花色短裙,真固是美丽极了,把班上那些平常看也算美女的同学通通给比了下去。女生说不出的嫉妒,男生却是被勾的心痒痒的。

其他的女同学都由班上男生用机车载过去,助教和两个女生就上了我那辆祥瑞的破车。当她婷婷的坐到驾驶座旁时,一阵幽香淡淡袭来,我的眼睛不自觉飘向她大腿;在丝袜包裹下的美腿,是那幺的修长匀细,一颗心居然扑通扑通的跳起来。

「唉!如果她是我女朋有就好了,若能被这种美女一亲芳泽,真是做鬼也甘愿。」我哀怨的自想着。

坐在酒屋庭园式的凉椅上,仰望着繁点星星的苍天,和海风徐徐地吹来,大伙的心情都很好,一边唱歌助兴下,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女生也似乎都放下往日的矜持,大口大口的和男生乾杯。这时,许多同学都也过去和陈玉珍助教敬酒,而她好像兴致很好,也一一回酒致意,后来大家起哄要她喝下一大杯后上台唱歌,每唱玩一首就再乾一杯。

当时已是十二点多了,我看玉珍助教已经喝了不少,脸都红红的,不过却变得润着红底更迷人了,而且精神很好,一直和别人在说话。看到她那个样子,我猜是酒精有些发作了,不过我看众人也是人人脸如关公,我则是一向来对啤酒有点敏感,所以喝得不大少,倒是吃了不少的食物,精神状况还不错。

大伙再度的起哄时,我本来以为她会推掉,因为生啤酒的杯子真的很大杯,我都未必有办法一口气乾下,没想到她道声「好!」,大家就热烈的鼓掌。

只见她双手举起了杯子靠到嘴唇,我们开始替她数拍子,一边替她加油。我看她咕噜咕噜的灌下,但也有些从嘴角流入她衣领身体内。等她一口气的喝完,更是爆出轰堂的掌声,大家簇拥着她上台,开始唱「吻别」,我们全班人人都打着拍子跟她唱,当晚气氛HIGH到了最高点。

等唱完了歌,早就有人又再端上了一杯啤酒给陈玉珍助教,她也豪爽的仰起头来就喝,我们一样给她热烈的掌声,一边替她数拍子。没想到还未喝到一半,她就哗啦哗啦的吐了出来,几个女同学就急忙把她扶进化妆间。就在这一瞬间,我似乎看到她眼角竟倘着泪痕…

等女同学把她扶出化妆间,她已醉得几乎走不稳了。同学们见大伙之中似乎只有我是最为清醒,便问我行不行,要我送她回家。我本来就没喝多少酒,当然可以应付,便让她们把她扶上我的车。

「阿庆,先别送我回家。驾到海边,我想吹吹海风,清醒、清醒…」上车后,陈玉珍助教突然睁开了眼细细对我说,然后就闭上了眼。

我望着她,脸上的妆在化妆室洗净了,素净的脸庞有着一份自然脱俗的美,但我真正注意到的则是她眼角上那一丝丝的泪痕。我突然觉得她并不是高兴的想哭,而是有什幺心事,难过的借醉疯一场。

开到沙侖,我扶了她下车。我的手搀着她的腰,让她的手搭在我的肩微步走向海边。我们找了块平坦的砂地坐下,她的身子很软很软,整个人都靠在我身旁。

突然地,她开始大哭了起来…

「陈助教…别…别这样,有…有什幺事就把它畅怀地说出来,那会好过一些的。」我真的慌了,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最怕女孩子哭!我掏出面纸给她,再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说着。

「李德杰昨晚跟我分手了!」她哀鸣痛哭道。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们俩人从大一就在一起。感情不是好得惹人眼红吗?还常常看到他们手牵手的去吃饭,怎幺突然说分就分了呢?

「我昨天晚上跟德杰通了电话他说经过考虑后不去美国了,为了不想影响我的前途以及拖累我,还是分手,说什幺这样对彼此都好…」

「怎幺会这样呢?学长他成绩不是很好吗?」我疑惑地问着。

这位德杰老兄岂只很好,就我所知,他可是全校前三名毕业的啊!他们俩真的是郎才女貌,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陈玉珍于是便含着泪珠地述说着这一切的前因后果…

原来德杰是家中的独子,父母亲年纪都大了,本来就是希望他毕业了就留在国内,但他为了陈玉珍助教,便说服了家人让他出国再攻读硕士两年后就立刻回国。

然而在两个月前,他父亲突然心脏病暴发住院,他请假返台南医院照顾。后来父亲的情况稳定了下来,出院回家,家里就请了一个从小就熟识的邻居女孩看护,她和他家人相处的很好,跟德杰也很谈的来。

虽然家人没说什幺,但是德杰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发现,爸妈年纪都大了,身体又不太好,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他能赶快讨房媳妇,好在有生之年可以抱一抱孙子,就心满意足了。德杰的爸妈再不希望他退伍后就离家远行。他们经常有意无意的说如果那邻居女孩是他们媳妇,那是该有多好哟!

他坦诚地告诉陈玉珍,自己回部队中想了很久,最后决定跟家里答应了这门亲事。他说他知道玉珍是很好的女孩,也仍然深爱着她,但为了自己父母,也为了不影响陈玉珍的前途,就只好跟她说抱歉,希望天若有缘耗生在续,以后大家还是当个普通朋友比较适当。

「德杰说当兵这段期间他想了很多,部队的历练也让他成长不少。他觉得自己应该为自己的家人负责。服役前他总认为只要靠自己努力,再大的困难总有办法克服的。但是现在他才深深觉得,人的一生有太多的大风大浪是自己所无法掌握的,他最近更认为其实平凡才是最大的幸福。所以他决定放弃和我出国,而选择甘于平凡。」陈玉珍眼红地对我说着。

陈玉珍助教就这样地靠在我的胸膛,断断续续的说出她和德杰最近所发生的事。我想她把心事说了出来后,心情应该会比较平稳了。靠着我,她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我微微地搂着她,轻轻的抚摸她的背。海风把她髮梢吹向我的脸,随着她呼吸的起伏,我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虽然陈玉珍正在痛哭着,这一刻的感觉对我而言,却是好幸福啊!被一个如此聪慧的美丽女孩所全心全意信任,是多幺美好的一件事情啊!

此刻,我深深拥着她,多幺希望她能忘掉一切烦忧,让我好好地来爱她、宠她、疼她、保护她,但愿这时光就此永远停止。

「咕噜…咕噜…」快乐的时光总是那幺的短暂。我听到她胃里传来一阵阵反胃的声音,还来不及作反应,陈玉珍就「呕!」的一声,哗啦啦地吐出来,最惨的是她正吐在我胸怀里,而她自己的衣服也沾了一大片的污秽物。

一股浓浓作呕,夹着胃酸、未消化的食物、脾酒味呛鼻而来,我得极力的停止呼吸才不会反胃也吐出。我急忙地把她抱到一块平滑的大石上,让她靠躺着。

我把自己那沾了呕吐物的上衣给脱下,再到海边把衣服洗净,然后充当毛巾把她身上的呕吐物擦掉,如此来回数次,才把她衣服上的髒东西擦净。但是已经有不少的污液已经由领口流进她身体内。

我想了一下,就动手解开她的扣子。她穿着那种最普通的白色胸罩,乳房称不上超级巨大,但也算得上是婷婷玉立的双峰了。奇怪的是我当时并没有任何邪念,只想赶快帮她把身子擦净。

我用毛巾沿着她肩膀、腋下、乳沟、腹部等大致清洁。我知道还有些呕液留到了胸罩内部,但我不敢去碰它,这样地就急急忙忙把她的衣扣子给扣了回去。

「谢谢你,阿庆…」这时陈玉珍突然张开眼,凝视着我说了一句话。

我呆愣了一下,也不知道陈玉珍是在何时醒来的。我心头突然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红着脸蛋直搔着头髮边,不知该说些什幺,只站在那儿傻傻地摇晃着头微微一笑。

我猜陈玉珍应该是很累了,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快步地踏着海砂走回车上。哗!她还真有点儿重,但我心里甜甜的,觉得就像在抱自己的妻子一样,并不觉得辛苦。

关上了车门,我把掉了的上衣扔到后座。车子开动时,夏夜的凉风从窗口吹进,真还觉得有些冷,急忙把车窗关小,转头望望身边的她,她侧着头可睡的正熟。我注意到她的胸前,虽然我已把秽物擦掉,但仍沾了一大片污渍,我心想待会儿她到了家,可得好好洗一洗呀!想到这里,我才想到我只约稀记得她好像是住在台北敦化南路,但不知道确实的地址啊!

「助教,你醒一醒!」我摇了一摇她。

陈玉珍没有任何的动静,再试呼唤了一次,还是也没用。

算了啦!我心想,就算现在摇醒了她,以她目前的情况,也问不出个什幺东东来,何况就算真的问出来,现在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如果送她回家,被她家人看到她现在这样子,不认为我强暴了她才怪。想了想,还是先把她带回我家再做打算吧…

车到了我家停好,打开车门扶了她出来,然后进入屋内。我把陈玉珍放到沙发上,她依然是全身软软、虚虚的。略作了片刻休息后,我便到浴室里放好热水,然后到房里拿了件自己的T恤和一条短裤,才再回到厅里把陈玉珍给扶到浴室中。

我用那弄湿了得热毛巾擦了一擦她的脸,陈玉珍眼睛慢慢张了开来。

「哦!助教,我…我为你放了热水,就先在这儿洗个澡吧,待会洗涤好后打个电话回家,我再送你回去…」

「嗯…」她没什幺反应,只微微哼了一声,惺忪地睁开眼抬头望了望我,又垂下头去。

「助教…助教…快先洗个澡再睡。」我摇一摇她。

「哎呀,我知道啦!」她缓缓地抬起头说。

我于是放开她正準备离开,她的手却又拉着我。

「嗯!我没有力气啦!阿庆。你来帮帮我嘛!」

我呆了一下,望望坐在地板上的她,几乎是整个人瘫在那里。头髮乱糟糟的披在胸前,衣服又皱又髒,原本亮丽的短裙被浴室地板的水沾湿了一大片,非常的狼狈。在学校的她,总是那幺的活泼、乾净、美丽,我完全没有想过会看到她这落迫的样子。

我只好扶她坐上张小板凳,把她头髮拨到颈后,开始解开她上衣前面的扣子,她软软的靠在我身上任由我把她衬衫退下。我正踌躇是否也要为她解开胸罩的扣子,陈玉珍已经自然快速地自己把它给解脱了。

我看到了她的粉红色乳头附在那红肿的乳晕上。望着她的乳房,我的小弟弟不禁地有些冲动起来,但我还是极力的把淫恶的念头给压制,是把她当成一个完全信谙、倚靠我、需要我帮助的病人。

陈玉珍这时把自己的裙子和内裤也给脱下了。我就用毛巾轻轻将她身子擦数遍,再用沐浴乳帮她抹上。当用水把香皂和身体都沖净后,我便隔着浴巾,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全身擦乾,才準备为她穿上我準备好的衣服。没想到自己竟然能那幺真实的抚摸着助教的身体。

我帮她穿上了我的T恤和短裤后,便扶了她出厅堂,坐到沙发的电话旁。我在她和家人通话时,就自个儿先到浴室去,也将自己沖洗一番,把那酸秽的气味洗除掉。

我打开水笼头让冷冽的冷水沿头冲下,让我脑筋清醒冷静,理一理纷乱的思绪。心里还是不放心助教她,随意沖洗一翻后,便着了条短裤回到厅里去。

助教竟窝在沙发中,睡相甜甜柔柔的。屋外月光从窗户照入,映在她安详的脸上,我竟有一种冲动想去吻她。凑向前去轻轻的吻了她的鼻子和眼睛,她突然一动,嘴里发出喃喃的低声呓语。我吓了一大跳。还好,她翻了身又沉沉睡去。

此刻,我才看到一张助教留在茶几上的小字条。原来她告诉家人自己将在朋友家过夜,隔天才回家。我看她已深深甜睡,不便把她唤醒到睡房去。于是,到了房里拿了张棉被盖在她身上,以免她着凉。

我自己则回到浴室,把她的内衣裤和衬衫短裙泡到洗衣粉中,用手将她的衣物搓洗一翻。这几天刚巧妈妈又出国了,没人能帮忙。我从未洗过其她女人的内衣裤,用手扭握着她的胸罩时,我竟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激情。

我开始回想起刚才为陈玉珍解开胸罩和用手抚洗她那浓密黑毛时的情形,此刻竟然栩栩如生的在眼前晃过。我尽量抑住内心逐渐升起的慾火,急急忙忙用水把它沖乾净,然后晾到屋后凉台。我想明天她醒来时,应该也会干了。晾好衣物后,我便又回到厅里去…

我坐在陈玉珍睡着的沙发对面,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我觉得身体非常的累,闭上了眼睛,但却迟迟不能睡。眼前儘是浮起了刚才躺在浴室的助教。只见她全身赤裸的躺在我身上,而我的手指则轻轻滑过柔腻的肌肤,粉红的乳头和柔软的乳房是多幺诱人。

此时,我的下体不自觉的感到一股肿胀,我用力咬了一下嘴唇,但还是无法控制自己,因为一闭上眼睛就想到陈玉珍的动人身子。我头痛欲裂,奋然地坐了起来,把短裤拉下,就面对着助教打起了手枪来。

「哦…哦…哦…玉珍…哦…」我不禁地低声哼出呻吟。

我闭起了双眼,越打越起劲,并剧烈地抽摇着那膨胀到了极点的大肉棒。啊!脑海里想的儘是猛乾助教的阴户。

当我再度张开眼睛时,吓得整个小弟弟都几乎缩了进去。陈玉珍虽然还是睡躺着,但那双大眼珠竟然水汪汪地正望着我手淫。

「嗯…你醒了啊!我…我头…有点疼…睡不太着…所…所以…」我心虚,一边答得乱七八糟、一边急忙以闪电般的速度拉上了短裤。

「我醒来好一阵子了。」她带着微笑回答。

「是…是我弄醒你了吗?」我问她。

「喔,不!眼前的景色如此的迷人,我怎捨得睡呢?」她笑答道。

「……」我羞得默默无闻。

「那窗帘外的月色,真的是太美了!来,你躺到我身边来就能够看到它了…」

我知道她是有意取笑,但还是轻轻侧着身子,在她身边躺下。她翻了身面对着我,在月光下她的脸庞是如此的清新动人,长长的秀髮映出淡淡的光泽,就有如天上的仙女般。我不禁为我刚才污秽的动作感到自愧。

「阿庆,你刚才…心里是不是在想着我?」她伸出手指逗着我乾燥的唇,轻声问道。

我好窘,我猜我的脸一定红的像苹果,但嘴里却否认着。

「你看,脸都红成这样还说没有,敢做就别怕认!」她微笑着说。

我看她如此的坦率,也就大着胆子,用手指轻轻的拨弄着她额头的发稍。她则仰起头,闭上了双眼。怀里拥着天仙一般的美丽女子,又是我平时最仰慕的助教,我完全无法再抗拒这诱惑。我开始点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双唇。

我轻轻的用唇尖微微碰她的唇,她并没有拒绝,我鼓起勇气让双唇猛烈地印上她的双唇,还将舌尖伸到她唇里,轻轻的扣启她的齿隙。在我的逗弄下,陈玉珍也慢慢张开了口,并伸出舌头轻碰了我一下,却又急忙缩回口中。

我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寻着她软滑的舌头。但不知是她有着少女的矜持还是有意调戏,任由香舌软如泥鳅的在我舌尖滑过。我追逐着她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她舌头压住,用力的吸吮她口中芬芳的汁液。

此时,她身体抖然一颤,将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我甚至可以感到她微突的乳尖传来一股热流。我知道她想要了,便更狂热的吻着她微颤的双唇。我的左手圈着她的颈子,让右手轻轻游下,轻轻握住乳房,用食指和大拇指揉搓乳头,让它由柔软慢慢硬起。

我将头移下,拥吻着她的颈,而右手更用力的握弄她的乳房,她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我见是时机,急忙以双手猛力地将她的T恤从头套出。她的乳房再度呈现在我面前,但不像前一次那样的苍白细软。只见双乳衬着潮红,勇然的挺立着,原本粉红的乳头,也在充血的激情下,散出狂热的晕红。

我顺势脱下她的裤子,陈玉珍双腿居然很自然地张了开来迎向我。我忙乱的脱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物,让早已充胀到微疼的下体恣意挺弹而出。

我趴在她身上,先轻轻的爱抚她全身,让她下体渐渐地热,再吻着她的唇,让双手一边一个的逗弄乳房。然而,没过多久便忍不住了,我慢慢地将那巨龙给挤进入她的阴部。

她私处有点紧,而且似乎爱液不够多,还有点儿涩。她的呻吟声也夹杂着哀痛,我看到她美丽的脸庞似乎都扭曲了,便又退出她的身体。

「很痛吗?」我凑着她耳边温柔问道。

「嗯,还好,没关係的。」她回答说。

「我会轻点的,如果不舒服就告诉我,别硬撑着啊…」

我又开始吻她的唇、她的颈,再吻遍胀红的双乳,她的呻吟一波一波的像浪似的传来。我用手轻抚着她大腿内侧,浓密的体毛就像一座慾望的探险丛林等我来探索。

我的舌尖开始轻佻着她的私处,她突然狂浪的大声嗯哼起来,我将舌头整根的伸入探幽,她更全身的颤抖呻吟出来。我张开口贪婪的吸吮那浓烈的爱液,香甜的爱液就像决堤的黄河。

嗯!这次湿度对了,她已经到达那欢乐的境域。我立即把大老二顺势一推,温热的肉璧便完完全全包含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传来,顺利缓缓地升高、再升高。

我慢慢的来回抽动,她的脸涨成通红,双手用力抓压住我的肩膀,指甲几乎都陷入了肉里,嘴里一声声不断的淫叫着。见她如此的表情,更促使我我增快冲刺的节奏。她的叫声一声一声的升高,直到了高高的山顶…

我放慢了速度,那幽幽深谷余音绕樑,不久又逐渐上杨。我就像交响乐的指挥家,带领着性慾交响乐团,让激情的乐音在性爱的领空里尽情奔放。乐乐音时而高杨、时而低回,这可说是我一生中听过最动人的交响曲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颤慄的兴奋,夹着肌肉的抽动沿着脊椎直冲上脑门。我更用力抽动阴茎,让下体肌肉尽情缩放,陈玉珍更是迂迴蕩漾呻吟叫声直上云端。

夹着我俩大口的喘气及呻吟,浓黏的精液倾涌而射出、射出、再度射出!她狂乱的大淫呼喊、呼喊、再度呼喊,直到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我软趴趴地在玉珍身边躺下,然而她却翻了身背对着我。没过一会,我便听到低低的哭泣声。我轻柔地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我。她低着头泪流满面。

突然,我察觉到一丝丝的血迹混淆着我的精液,竟自她的阴道里缓缓留出来。

「啊!第一次?」我激动地问道。

「……嗯…」她的声音低得似乎听不到。

「还在痛吗?」

「不…不会了,已经…好多了。」

「我…我…不过,别担心我会负责的!」

「不!别那样说,是我自己情愿的。」她急急抬起头,用手摀住我的嘴唇,并忧郁地望着我。

「都是我不好,不该趁你最软弱的时后侵佔你。」我深深的搂住她,吻着她的唇,低低说着。

「其实,我非常感激你今晚对我的照顾。当我吐在你身上时,你解开了我的衣服,却又没趁机非礼,就觉得你是个君子。而刚才当你帮我洗浴时,我虽全身赤裸地靠在你身上,你依然心无旁骛的细心帮我洗净。我当时全身无力,但意识却极清楚。我真的好感动,不会后悔把身子献给了你。」她用手指轻抚着我的唇,一边说出了她的心意。

「我当时只是一心一意的希望能帮助到你,根本没有想那幺多。」

「嗯,咱俩也累了,先睡觉吧…」她细声柔说着。

我将玉珍紧拥在怀里,她慢慢地闭上眼睛睡了。我觉得当时真的好幸福,真盼时光永远静止!没过多久,我也就迷迷糊糊地入睡了…

隔天,我被一阵阵刺眼的阳光螫醒,看看悬挂着的老爷钟,已经十点多了。此时身边空空如也,陈玉珍已不在了,我用力揉一揉眼睛,怀疑昨晚是否春梦一场。

我缓缓地站了起来,看到了大门后贴留了一张字条:

『我走了,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会珍惜这一段美好的回忆的!我将会在三日后到美国去继续我的学业,希望你好好地照顾自己,跟我一样,把这一切当作为一场最美好的绮梦吧!』

我走到屋后凉台,玉珍的胸罩和衣物都还在,也都还没干,并随着晨风微微地飘扬。衣服都还在,然而人呢?我谙然无语